烈焰鸳鸯(3) 作者: 咬春饼

主页 > 近代现代 >

烈焰鸳鸯(3)

更新时间:2021-06-23 08:21 作者: 咬春饼

类型:近代现代 状态:完结 最新章节:大结局

  —

  傍晚下过雨,也不见消散暑气,晚上依旧闷热。魏驭城上车,司机将冷气调低,副驾的李斯文侧过头,“约了陈老师九点。”

  魏驭城头枕椅背,抬手揉了揉眉心。

  陈医生的诊疗室在郊区,魏驭城过去的时候,没有旁人在场。他进去往沙发上一坐,顺手卷起衬衫衣袖。

  陈医生给他倒了杯水,“心事重对你的治疗没有益处。”

  魏驭城叠翘着腿,应道:“好。”

  陈医生习以为常,“身体是自己的,工作也要忙里偷闲。”

  魏驭城对一旁的李斯文抬了抬下巴,“记住了?”

  李斯文笑道:“明天和徐总的饭局取消,办公例会延期,工程部的汇报也不用到您这里。”

  魏驭城低头点烟,薄薄织雾里,神情不以为意。

  陈医生摇头,“别让你这秘书背锅,你不松口的事儿,他做不得主。”

  聊了会,做了些检查,陈医生说:“药必须减量,吃多了伤肝伤肾。”他抬头看着魏驭城,“以前你停过一阵,这证明,还是可以自制的。能不能再试试看?”

  烟只抽了两口,就在指间静燃。这一次,魏驭城连敷衍都懒得给,语调平得像一张薄纸,“药您多开两个月。”

  从郊区往市中心开。

  渐变的光影如一条漫长的时光隧道。

  李斯文不用问都知道,魏驭城肯定是回公司。他办公室有一间休息室,生活用具一应俱全。他睡这,比睡明珠苑那套顶层复式要多的多。

  外人只当魏董敬业,只有李斯文和陈医生知道,魏驭城的睡眠不太好,倒也不是失眠,他一睡觉,就会梦魇,惊醒后,是难以忍受的,如重锤般的心悸。

  他每年的大体检都去的国外,各方指标都优,唯有此病症无从改善。疲累的精神状态让魏驭城厌倦,久了,便也习惯了少眠的作息。

  其实也不是没有过好的时候。

  两年前,魏驭城在波士顿调研,有过一段……李斯文也不知道如何定义,甚至不确定算不算得上感情经历。因为从发生到结束,实在短如朝露。

  换句话说,魏驭城不仅被女人睡了,还被她给甩了。

  李斯文在他身边任职秘书八年,总的来说,魏驭城是个能收能放的男人。很少见他情绪大开大合。在波士顿那段露水姻缘,连陈医生都不知道。

  魏驭城早就下了死命令,李斯文自然闭口不提。之前有一次,在与海外同事视频会议,全程用英文,结束时,李斯文闲聊了句,提到了“Diana”——这位国外同事才出生的女儿小名。

  他记得很清楚。

  办公桌后的魏驭城瞬间沉了脸,派克笔往文件上一放,很重的力道,真金白银的合同上都是分叉的笔痕。

  李斯文才记起,那个女孩儿的名字,也叫Diana。

  Diana,是月亮。

  月渐丰盈,然后圆满,最终薄成一把弯刃。

  原来“月”的意思,是温柔幻象——让人耿耿于怀,让人心有不甘。

  作者有话要说:  一个心有不甘的男人追妻故事。

  假.破镜重圆;真.再续前缘。

  17年的构想,如今舅舅又老4岁。人虽老,但还算守男德,就是一天到晚给女主灌绿茶。

  —

  半年多没开文,各位好久不见。这章评论都有红包,今天开始,每晚7点见~

第2章 烈焰

  最终还是没回公司。

  半路上魏驭城接了个电话,听了两句,他的眉眼就像结了霜的夜,一点一点暗冷下来。

  李斯文很敏锐,“魏董?”

  魏驭城靠着椅座,说:“去城东。”

  到了地方,司机慢下车速。透过车窗,就能看到公安局门口,钟衍正从警车里下来。二十岁出头,钟衍的身体胚子已经出类拔萃。他被反手扭送,白净的脸上,那股邪乎的气质最醒目。

  李斯文轻车熟路,去办手续。

  聚众飙车,违规改装,数罪并处。时间耗得久,一小时后将钟衍领出来,人跟在后头,黑T恤的衣领歪斜去右边肩膀,帽子压在头顶,遮不住一脸新鲜伤口。

直接到第分节

推荐小说

夜读侠最新小说